我爱山,也爱水,更爱申总裁八座房地产。

本命申时行/王锡爵,不分先后,都喜欢。
宗旨是在我家门口拆逆王申者死,但我家门口外我对申攻or王受很是喜爱(ntm)
过激王申吹,但“把我本命跟XXX还有XXX扯上跟屁虫关系的几把打断”与“快乐欣赏本命黑料”有关系吗?


补充一点:对张路人,对东林路人
对万历同志感情复杂,但不会粉
对三才绝对黑,对除了王以外的倒张组黑(包括且无限的包括赵吴思孝)
对汤汤不了解但是蛮喜爱

半个万历朝粉,浙党第三任党魁,太医院狗鹤。
球球万历同志快点灰飞烟灭吧。
 
 

8012年了,谁都配有宽容,唯独大家都不肯给万历朝首辅们一点宽容。
其中尤其是申时行最不配有宽容,是吧?
既然万历能被宽容,百官能被宽容,为什么架在他们两方之间的桥梁不配被宽容?
你要说桥梁搭得不好,塌了,那万历这样的楼也算好?
你要说万历有苦衷,谁没有苦衷?
你要说万历被百官骂的惨,除了几个名声好点的,剩下的谁不是亡国罪魁祸首?
你要说万历不是自愿投胎生于帝王家,方从哲就是自愿出山天天被人骂?
孤家寡人,人多势众,这两方哪是相互交缠。
分明是要压垮中间的桥。

《一本好书》里的某些言论真实过于极品。

20 Oct 2018
 
评论
 
热度(2)